首页 > 修真小说 > 我在六朝传道

我在六朝传道

第五十七章 杀意

作者: 日日生

    陆谦这一招,攻守兼备,刀气纵横,气旋的中心就是他自己。

    可惜,他在李渔的院子里,遇到了李渔...

    李渔自己偷拐了人家的帝姬,还偷了皇后的亵衣,心里有鬼,就在院子里做了很多布置。

    比如那些花树里面,都带了毒素,只要他一催动,就能神不知鬼不觉地下毒。

    陆谦一招把所有的赌气都吸到了自己身边,本来是攻守兼备的一大杀招,变成了自杀招式,他马上感觉到了不对劲。

    李渔在屋顶,冷笑一声,看着他神色慢慢失去了从容,变得慌张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都要死了,他还是不现身么...”

    “是高衙内让你来的?”

    陆谦的耳边,终于传来了对手的声音。

    他心里苦笑一声,打到现在这个地步,同伙都死完了,竟然是第一次听到对手的声音,而且到现在也没有见到他,甚至没有感受到他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陆谦毫不犹豫就把高衙内卖了,“若是你留我一命,我就告诉你一个秘密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命在我手里,你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,你能不能活命,取决于你的秘密的价值。”

    “高衙内,今夜在醉月楼,宿在了楼中花魁锦儿姑娘的房里,没有回府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陆谦紧张地看向四周,他自己已经感觉到毒素堆积,彻底丧失了移动能力。

    现在别说反击了,只要对方不给解药,他甚至没法逃命。

    “还望赐予解药!”陆谦的声音,带着一丝的哭腔。

    李渔不为所动...

    这样的人,放走一次,就是给自己的脖子上,悬一把刀。

    他没有任何的怜悯,毕竟今夜若是他比自己强,自己的命运将会更加悲惨,还有莲儿。

    “早知道,不来东京了...”

    陆谦最后关头,脑子里涌现出这个想法,然后带着无尽的不甘,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几十年的苦修、钻营、逢迎,都化为乌有。还有他从未触及却万分渴望的权势...

    他倒下之后,李渔手指一动,泥人上前,一口将他的尸体吞了进去。

    在泥人的肚子上,涌现出一道红色的火纹,然后打了个嗝,吐出一丝丝灰烟。

    被陆谦砍成两半的冰人富安,砰的一记闷声,碎为无数的小冰点。每一个里带着芝麻大小的肉沫,然后随风吹散,散落在鹿儿巷的地上,和尘土混为一体。

    院子里静悄悄的,月光依旧皎然,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。

    小楼内,赵福金打了个哈欠,小脚一抬,整个人抱在金莲身上。

    大师姐软软的胸脯,只穿了一个月白色的小衣,比任何枕头都舒服,还带着淡淡的香气,小丫头满足地睡了起来。

    白毛狐狸连眼都懒得睁,只有李渔,坐直了身子,目光望向汴梁主城,“真麻烦...”

    虽然杀掉了这四个喽啰,但是他们背后的人还活着。

    高衙内死了四条狗,他不会善摆干休的。

    为今之计...只有...把他也杀了。

    李渔叹了一口气,“高衙内...”

    毫无疑问,如今的李渔去杀高衙内,是很难的。

    但是自己不可能让他活着,继续无休止地找自己的麻烦。

    报仇不能隔夜,因为第二天,高衙内肯定就有防备了。

    李渔伸手在脸上一抹,一个面具戴在脸上,换了一身短打劲装,护腕束腰缠好,从窗户一跃消失在茫茫夜色中。

    ---

    醉月楼,李渔蹲在护院外的墙角根下。

    他很轻松就问出了锦儿的院子所在,因为她是楼里最红的姑娘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楼内外都有护卫,许是明教的事,让这些汴梁纨绔提高了警惕。

    当然,他们也不会靠的太近,免得影响到主人的兴致。,只是把院子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院子里布置的很是清幽,像锦儿这样的花魁,绝对不可能和那些一般的姑娘一起,住在花楼上,是有自己的小院的、

    院子里露天摆着一张绣床,还有五六个伺候的丫鬟,两个在一旁打着扇,还有一个端着清水伺候。

    剩下的两个美貌丫鬟都和锦儿一道,婉转娇1啼,卖力地伺候客人,四具白花花的身子,交织、叠加、缠绕在一起。

    还挺会玩...

    李渔从树上,就像是树枝的一部分,慢慢滑了下去。

    突然,李渔一下子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还有高手...”

    一股威猛霸烈的气息,在小院弥漫开来,这绝不是床上几个货能有的。

    李渔伏在墙上,小心翼翼地仔细观察起来,若是这狗贼嫖1妓都谨慎地带着高手,那么他命不该绝...

    自己绝对不会强行出手。

    “狗贼,纳命来!”

    一声爆喝,犹如春雷惊绽。

    从墙上跃下一个胖大和尚,手里挥舞着一根禅杖,小臂比自己的大腿都粗,双眼精光四射。

    “哈哈,鲁智深,等你很久了!”

    墙边跃出几个道士,他们面无表情,看着眼前的胖大和尚。

    “神霄宫的人?你们以为护得住这个孽畜呢,洒家今日非当着你们的面,捶杀了他。”

    鲁智深喊得震天响,但是话音还没落,已经跐溜一声翻墙要跑。他虽然又胖又大,逃起来竟然敏捷地很,一下子就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高衙内赤身裸1体,大声呼喝道:“还不去追!”

    他手下的护卫当然不敢抗命,一起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几个道士瞥了他一眼,其中一个相貌清秀的,往前一步就要上前教训这个纨绔子弟,被同伴拽住,“师父的命令要紧,先抓鲁智深。”

    原来神霄宫的人,只是当高衙内为诱饵,一心要抓鲁智深。

    道士离开之后,高衙内哈哈一笑,拽过几个吓的花容失色的美人,要继续刚才的多人运动。

    李渔嘴角一动,慢慢靠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走到绣床跟前,床上的四个和床边的三个丫鬟,都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李渔一伸手,瞬间拍晕了几个女人,然后把正在喘着粗气的高衙内揪了起来,嚣张跋扈多年的汴梁大纨绔瞪大眼睛,想要怒骂这厮吃了熊心豹子胆。

    李渔直接不给他和女人们说话的机会,一拳下去,重重砸在高衙内的胸膛上。

    这一拳,带着火灵之力,罡风散发着炙热的火浪,一拳就将高衙内捶的七窍流血,胸口出现一个大洞,内脏流了一地。

    李渔沾了沾血,在旁边的柱子上写道:杀人者,花和尚鲁智深!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sundabao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